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毒医宠妃》鬼医宠妃病弱傲娇九王爷 GAY吧 毒医宠妃GL

更新时间:2019-09-07 08:45:49

《毒医宠妃》鬼医宠妃病弱傲娇九王爷 GAY吧 毒医宠妃GL 已完结

《毒医宠妃》

来源: 作者:毒药苦口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赵一白,苏苓

《毒医宠妃》为毒药苦口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苏苓收拾了一些细软,跟着赵一白悄悄从府里的后门出去,一路如过无人之境,连守后门的婆子都没撞上一个。苏苓忍不住在心里感叹,吴明珠还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苏苓收拾了一些细软,跟着赵一白悄悄从府里的后门出去,一路如过无人之境,连守后门的婆子都没撞上一个。苏苓忍不住在心里感叹,吴明珠还真是给赵一白大开方便之门啊,连马车都给备好了停在后门。

上了马车之后,赵一白片刻也不耽误,驾着马车就直奔城外而去,路过一个城隍庙的时候天色已黑,赵一白对苏苓说,“苓儿,我们在这里稍等片刻,我有一个朋友说好了到这里给我们送钱,否则没有盘缠,我们也走不远。”

“好。”苏苓乖巧地点点头,下了马车跟着赵一白进了城隍庙。

进了庙中,赵一白先是生了一个火把,又递给她一壶水,“喝点水解解渴吧。”

苏苓接过水壶拔开盖子一闻就知道水里有问题,她假装喝了几口,片刻后就装作昏昏欲睡的样子靠在一根柱子上睡着了。

“苓儿,苓儿?”赵一白推了苏苓两下,见她没反应立刻道,“林总管,她睡着了。”

城隍神塑像背后马上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,竟是丞相府前院的林总管,林总管走到苏苓面前看了几眼,确认她睡着了,对着赵一白笑道,“干得不错。”

“那夫人答应给我的银票呢?”赵一白腆着脸笑问。

之前吴明珠可是答应他,只要他能诱劝苏苓跟他私奔,她就给他一大笔银子供他私奔所用,等他和苏苓生米煮成熟饭后再回来,到时候苏丞相不想认也得认下他这个女婿,否则就会成为丞相府的家丑。

至于三皇子那边,只要给一个苏苓身患恶疾,容颜长满恶疮的理由就可以推掉婚事,到时再找个满脸恶疮的替身往三皇子面前一亮,只怕是不用丞相府提,炎夜麟自己都会主动去请求皇上退婚。

一想到自己眼巴巴的算计了这么久,终于如愿以偿,还白得了苏苓这样一个美貌又好控制的妻子,赵一白乐得心里早笑开了花。

“夫人答应你的事,自然作数。”林总管笑了笑,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用左手举着,“全都是富康钱庄的小面额银票,一张一百两,这里有两千两,怎么也够你用上几年了。”

赵一白大喜,伸手就要去接,谁知道林总管没拿银票的右手里突然多了一柄匕首,一下捅进赵一白的心窝。

“你——”赵一白瞪大眼睛指着林总管。

“真不好意思,这钱是夫人给我的好处,交待我一定要处理得干干净净。”林总管狞笑着拔出赵一白心窝上的匕首,一把将赵一白推开。他看着倒在地上不停抽搐的赵一白笑道,“还真要多谢你把三小姐给拐了出来,明年的清明和中元,我一定给你多烧点纸钱!”

赵一白抽搐了一会儿,渐渐不动了,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,满是不可置信和不甘心。

“哧,长得还真是不错,可惜是个傻子。”林总管看着昏睡的苏苓,在火把的火光映照下,苏苓的脸庞显现出一种晕染般的魅惑。

林总眼珠子转了几转,脸色露出淫笑,“就这么杀掉太可惜了,先让老子乐上一乐,在相府里天天都只能吃吴明珠那个半老徐娘,还真是憋坏我了。”

说完,伸手就要去扯苏苓的衣服,谁知道他的手刚刚碰到苏苓的衣襟,就被苏苓一把扯住。

苏苓猛睁开眼,眼中的凌厉之色令人胆寒,她的手指用力扣在林总管的软筋上,直接使出特种部队里最常用的小擒手,将林总管的双臂全都扭到背后抓住,再一脚踹在他的膝弯上。林总管顿时扑嗵一声,跪倒在地上,手里的匕首也掉在了地上。

“真想不到,我那个端庄贤良的母亲,居然和林总管你有一腿啊。”苏苓笑起来,她总算拿到吴明珠的把柄了。

“三小姐你胡说什么!快放开我!”林总管没想到苏苓的力气居然这么大,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。

“放了你?那怎么行?”苏苓装作一脸认真地说,“你睡了我爹的女人,身为我爹的女儿,我当然要帮他报仇了。”

林总管才不相信苏苓会真心为苏丞相报仇,他怒骂道,“贱人,我真是小看了你!你到底想怎样!”

“是你想怎样才对。”苏苓的语音轻柔旖旎得如同最缠绵的情话,“林总管,告诉我,你想怎么死?”

“什么人在里面!”忽然城隍庙外传出来一声喝问。

苏苓顿时明白,怕是巡夜的守军看见庙里有火光,担心有匪类藏身于此,前来查看,她捡掉林总管掉在地上的匕首,冷笑一声,“真是抱歉,林总管,我没有时间让你选了,还是给你个最直接的死法好了!”

说罢,手起刀落,带起一道血线,林总管的颈部被匕首的利刃切开,鲜血向前喷涌而出。

苏苓一把甩开林总管的尸体,看也不看地上死不瞑目的赵一白一眼,转身就向城隍庙后跑。官兵已经进了城隍庙,眼看苏苓就要被发现,却从横梁上飞下一道绳索缠在苏苓的腰上,将她拉上房梁,藏在房梁上的阴影里。

苏苓刚被拉上房梁,就被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拥在怀里,吃了一惊,偏偏又不敢乱动,只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嘭嘭跳得好快。

“快,快去禀报京兆尹大人,这里发现两具尸体!”

两人巡夜的守军刚进城隍庙看见林总管和赵一白的尸体就吓了一跳,完全顾不上仔细搜查庙里,就留下一个人守着,另一个人冲出去报信。

苏苓看着面具男的眼睛,用口型无声问“现在怎么办”。面具男眨眨眼,一下紧紧揽住苏苓的腰,苏苓差点条件反射地要抬脚踹他档部。还好面具男立刻抱着她用轻功极快地避开那个守望军的视线,从城隍庙后门闪了出去。

两人一直跑到靠近城门的地方,就见京兆尹带了一队守军,全都举着火把从城内出来,向着城隍庙的方向赶去。

“看来今天是进不了城了。”苏苓看着被火把的光晕映成橘红色的城门,皱着眉头道。

“那在这里稍作休息,等天亮了再进城如何。”面具男找了一处干净的草地坐下,拍了拍身边的草对苏苓说。

“也没其它办法了。”苏苓叹了口气,走到面具男身边坐下,也不知道她一夜不归,明天那对极品母女又要生出什么事端。“你为什么出手帮我?”

刚刚若不是此人动作够快,她免不了要被那两个守军发现。

“因为你很有趣。”面具男轻笑道。

“我很有趣?”苏苓微微挑眉。

“人人都说丞相府的三小姐苏苓天生痴傻,可我看你不仅不痴不傻,还是个女煞星。”面具男摇摇头道,“你那一刀下手干脆利落,分明是杀惯人的才能如此毫不犹豫地下手。”

他猛地凑近苏苓,好看的眼睛微微一眯,“我真的很好奇,苏三小姐是因为什么会在落水之后性情大变的?难道你以前的痴傻都是装的?”

“也许是我掉进平月湖里撞到了脑袋,从此开窍了呢。”苏苓不避不让地对上男人的视线,“那么你呢,为什么会在城隍庙的房梁上?别告诉我你是不小心梦游跑来的。”

“我是一路跟着你们出来的。”男人大方地承认。

“你是谁,又为什么要跟着我们?”苏苓面色微微变冷。

“跟着你们的理由还是因为好奇,至于我是谁——”男人轻笑一声,“你猜猜看,若是你猜出来了,我就送你一份大礼。”

“你是谁我兴趣不大。”苏苓冷哼一声,“只要你别出手妨碍我的事就行。”

这个莫名其妙跑出来的面具男,身手又如此高超,她不得不心生忌惮。

“妨碍?你怕我妨碍你什么好事?”男人笑了笑,“难道你担心我会破坏你和三皇子的婚事么?”

“那个你爱破坏就破坏,我无所谓。”苏苓一脸不在意地摆摆手。

“怎么,难道你也嫌弃三皇子跛足耳聋?”

苏苓觉得男人说这句话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寒意,她有些莫名其妙地说,“他跛足耳聋跟我有什么关系,无论他是龙驹凤骓也好,还是残废耳背也罢,都跟我没有多大关系,我与他迟早都是陌路人。”

“为何这么说?”

“难道你觉得我会任由别人把我困在一个小小的皇子府?”苏苓巧笑嫣然,她前世曾考虑退伍之后就去游遍名山大川,吃遍人间美味,如今重活一世,这个愿望依旧没有变,“天大地大,我哪里去不得,圣旨困不住我,他也困不住我,我迟早会甩了他。”

“甩?”男人的身子明显一僵。

“用你们这里的话说,应该是休了他!”苏苓信誓旦旦道。

“休?”男人的身子越发僵硬了,“这个三皇子摊上你还真是倒霉啊。”

“非要把我留在他身边,他才叫倒霉。”苏苓大笑道,“你也说我是个女煞星了。”

“对,你确实可怕。”

男人抬眼看她,两人相视一笑,苏苓忽然觉得这个面具男颇合她的胃口,没有这个时代的人惯有的世俗古板。他们两人相谈甚欢,聊了一夜,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,苏苓向着城门方向看去,已有赶早市的菜农挑着菜进城了。

“寅时三刻了,我该走了。”苏苓转过头说,却发现男人已经不见了,她怔了一下,笑起来,“真是没礼貌,不打声招呼就走。”

她独自站起身,拍干净身上的草屑,混在赶早市的人群里进了城,才刚过城门,就从旁边驶过一辆马辆,在她面前停下来,她看见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下了马车,来人一脸惊讶地问她,“苏小姐,真是巧。”

“是啊,好巧,三殿下这是去哪?”苏苓不得已只好停下脚步同炎夜麟打招呼。

精彩评论:

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。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,轻松自在,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,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,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,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,不发一点工资,简直毫无鬼权!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?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,关系铁硬,结果投诉无门,重陷水深火热,一行血泪流下啊!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,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,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!

相关内容推荐: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